“最后的极光年,下个极光爆发要等11年”,这句话其实我们已经连续听了有几年了吧,不是么?但是这不重要,不管是不是最后的极光年,不管又要等上多少年,极光都是要追的。有备无妨,我们有终极追光指南。

据说亲眼目睹极光后就能得到幸福……还能再直白再不浪漫点么?关于极光(Aurora)有各种各样浪漫的传说,中世纪早期,不少人相信极光是骑马奔驰越过天空的勇士;在北极地区,因纽特人认为,极光是神灵在为最近死去的人照亮归天之路;更有人相信对着极光挥手就会被它们带走。不得不说,这些传说带来的神秘感让极光更是有了些看头。如果传说都是真的,世界上还真有这么一群生性浪漫且注定是幸福的人。谁?维京人、萨米人、因纽特人、阿拉斯加人,这些生活在每年至少有一半时间都能看到极光的地区的人,被极光追着的人们。就假装真的是能带来幸福咯,如果你愿意,那极光到底是怎么施法的?

简单说来,极光其实只是太阳与大气层之间合作的一场秀,是来自太阳的带电颗粒被 “太阳风” 带离太阳后受地球磁场的引诱而撞击地球高层大气中的原子而形成的彩色光线。这场秀经常在地球磁极周围上演,在南极地区形成南极光,而北极地区形成北极光。南极因为没有人类居住,所以只剩一群幸福的企鹅有机会观看,而通常我们所说的追极光都是追的北极光。当然,在太阳系中其他一些具有磁场的行星上也有极光,所以某些外星民族的人也是有福的,比如木星。

极光的颜色多样,形式种类也有一些。大气层主要由氧原子和氦原子构成,而极光的颜色取决于被碰撞的原子的种类,以及发生碰撞的高度。不同海拔、不同种类原子的碰撞将会形成不同颜色的北极光,单色抑或是混色。

这样一来,追极光该去哪里?比起远走外太空或者是去无人的南极区,最简单的当然是去北极圈内,追北纬66度34分以内的北极光。北极光The Northern Light(Aurora Borealis), 拉丁语意为Northern Dawn,北边的黎明。说好的终极追光指南不是么?Plan A+B,万一抬头不见了极光,远走北极圈也不能只被冻傻。

▲ 1_加拿大 2_格陵兰岛 3_冰岛 4_挪威,瑞典,芬兰 5. 俄罗斯

维京人的冰岛

冰岛虽然位于北极圈边缘,却因有墨西哥湾暖流的庇护而气温适中,所以,很早以前,周边的人会去冰岛过冬,却不会永久居住,直到维京人殷格·亚纳逊Ingólfur Arnarson一行人公元874年的到来,冰岛才有了永久居民。现代社会,北极圈内也呈现大规模的城市化,越来越多的小村落开始消失,而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剧,城市生活越来越丰富,城市中光污染越来越严重,看到极光的几率也越来越小了。

▲ 熔岩形成的黑海滩,乌黑的黑色沙粒是传说中女巫施法后形成的。

然而,殷格·亚纳逊到达冰岛后命名的冰岛第一座城市Reykjavik雷克雅未克——冰岛的首都,却开始越来越被旅行者们青睐,因为这是唯一一个还能看得到极光的首都了。虽然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偶尔也能遇见极光,“遇见”用词可能过于笼统了,更为精准的说应该是“邂逅”。2015年1月,9,003名英国人来冰岛旅行,因为除了极光,这个国度有更多别的惊喜,环礁湖、间歇喷泉、火山、黑海滩、蓝冰……The Blue Lagoon地热spa就在从Keflavík机场去往Reykjavik的路上。

▲ 冰岛的神奇之处在于冰与火共存。多火山的国度,火山熔岩形成了许多地热温泉,温度37-39摄氏度,并且富含硅、硫等矿物质。听过一句调侃腼腆冰岛人的话:“想要让冰岛人开口说话需要两种液体,一种是酒精一种是泳池水”。冰岛人泡在泳池里开始他们的日常社交。然而并不是所有名义上的温泉都是地热,很多都是另外加热。

▲ 每天不定时喷发的史托克间歇喷泉,每隔4-8分钟就会喷发一次,每次的高度15-20米不等,有时甚至可高达40米。智利艺术家Marco Evaristti,在没有申报的情况下,把一池的喷泉用植物色素染成了粉红色,被冰岛政府关了15天。

当然,如果城市里的极光看着不够过瘾,不够仪式感,没关系,冰岛全岛都在极光带上,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360度无死角看到北极光的地方,而Kirkjufell基尔丘山是冰岛最佳观赏点。基尔丘山没有雄伟的地势,但有让所有人叹为观止的极光。

▲ 1973年11月24日,一架白色的美国海军飞机(C-47SkyTrain,又称Dakota)被逼降落于冰岛南部黑沙滩,机组人员全部生还,而飞机残骸则一直留在逼降位置。经过时间的洗礼这架飞机目前只剩下机身部分位置,机翼早已经消失。在黑色的沙滩上,静静地躺着,如同一个白色幽灵。

海盗红胡子的格陵兰

格陵兰岛在近4500年来迎来了不同的岛民,北欧史诗中记载的维京海盗红胡子Eric the Red因犯谋杀罪从冰岛流亡后找到了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陆地,他在岛上定居后给该岛取名格陵兰岛Greenland,绿色的岛屿,为了能吸引到更多的移民。果然,最终在10世纪,岛屿的南部迎来约4000名斯堪的纳维亚移民,与将这里当成家的因纽特人和睦相处,而丹麦人从18世纪开始宣称格陵兰岛的所有权。

▲ “几乎任何一个方向都能看到几千米外的地方”,因为这个,芬兰摄影师Tiina Itkonen喜欢上了拍全景。

▲ 格陵兰岛每年有两个月享受着24小时的日光——极昼,然而80%的岛屿被冰雪覆盖,海面上的冰能有2米多厚,这是十多年前。如今,由于温室效应,一年只有几个月能看到浮冰,而且经常只有30公分厚。从另一方面来说,却有利于采矿。格陵兰岛地底下蕴藏的石油、天然气、稀有矿物一直都吸引着投资商的眼球。仙境般的格陵兰岛仅57,000的人口却面临着大量的社会问题,失业、酗酒、HIV/AIDS。

全球最大岛屿格陵兰,全境几乎都在北极圈内。这里的大多数城市都能看见北极光。全岛才5万多人,平均0.14个人就拥有1平方千米的土地。也正因如此,岛上没有太多的光污染,就有了更好的极光观赏条件。Ilulissat有国际遗产保护UNESCO的“冰冠“,岛屿的入口Kangerlussuaq只有500人居住,却能遇见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为格陵兰岛的极光增色的还有这里特有的浮冰和因纽特人村落,坐在因纽特人冰屋前看着极光,所有对冰天雪地的幻想也都算实现了。

▲ 作为丹麦的自治岛屿,格陵兰岛每年的国家收入中,三分之二源自丹麦政府的援助,而另外的三分之一源自海洋渔业。

▲ 1995年芬兰摄影师Tiina Itkonen开始拍摄格陵兰岛时温室效应对于格陵兰岛的影响还没被过多提及,这里的因纽特人靠捕鱼为生不得不四处游牧,而如今变薄易碎的冰面让他们的出行越来越危险。

萨米人的拉普兰

与鹿为伴的萨米人生活在极光带,那里被称为拉普兰。广义上来说,拉普兰是指芬兰北部、挪威北部、瑞典北部、俄罗斯北部极圈内的广大区域。在国境线还没有被人为划分的时候,生活在这里的游牧民族萨米人与他们相依相伴的驯鹿,一同随着季节,在这片冬季格外漫长的苦寒之地巡游、狩猎、生活。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扩张,萨米人的领土被几个国家纵向切割,他们成了有各种前缀的萨米人,“俄罗斯萨米人”、“芬兰萨米人”、“挪威萨米人”、“瑞典萨米人”。

▲ 芬兰拉普兰地区,北极圈往北300千米的森林里,因为寒冷的气候,松树长势特别慢,森林密度特别大,一棵棵“小”松树也都基本上有几百岁了。而在被砍伐区域重现种植的松树将需要经过及其漫长的年月的生长才能“成才”。

于是便出现了狭义上的“拉普兰”,芬兰最北部的拉普兰地区,被直接定名为“拉普兰省”,占据了整个芬兰1/4的土地,也是芬兰国境内最为寒冷的土地。这里被森林覆盖,穿插着湖泊,是极佳的极光观赏地。广义上的卡普兰,当然并不是指芬兰境线内的这一点点,它是萨米人千百年走过的土地。Lapland的意思是“遥远的地方”,名字源自欧洲腹地的贵族们。萨米人说,尽管已经接受了,但是他们并不喜欢这个名字。这里是他们的家乡,何谈远方?然而,极光没有国度,整个拉普兰地区都有极光出没。

▲ 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的儿童。

芬兰的罗瓦涅米,极光覆盖的同时还是圣诞老人的故乡。罗瓦涅米以北8公里市郊边缘北极圈上的圣诞老人村,有世界公认通过注册的圣诞老人,这里的圣诞老人持证上岗,全世界也只有不到40人。萨利瑟尔卡只有350名居民,白天,开着雪地摩托在北欧的森林里路过高地、岩石、岩崖,体验速度与激情。当夜幕降临,什么都别做,就在Kakslauttanen酒店的玻璃小屋里,喝一杯红酒,等着和极光见面。而伊纳里Inari ,北纬68.9度,远离城市灯光污染,周边湖区环绕,还能看到湖中倒影的极光。更重要的是,在这里还能和萨米人的驯鹿亲近。

▲ 一部分萨米人原住民仍旧按传统的方式着装,他们不穿袜子。萨米人穿驯鹿皮做成的用丝带绑着的鞋,里面塞上莎草防潮保温。服装亮眼的红色和黄色珠子串成的纹样下是一抹耀眼的靛青蓝。这些红黄珠子的装饰一般出现在帽子上,或者是男性的短袍和女性的短裙。男人的帽子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形式,而女人都会配上纹格带流苏的披肩。

作为北极圈内最大的城市,拥有挪威最多小木屋的特罗姆瑟Tromsø必然也是热门追光之地。而挪威另一个临海城市Alta也总在推荐之首,和别的临海城市比起来,这座城市的极光似乎因为多面环山而更少受到海洋性气候的影响。而早在19世纪这里就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北极光观察基地。周边的Sorrisniva lgloo酒店为追光提供了便利,越来越多的餐厅、商店、博物馆、雪地活动也为习惯城市生活的旅人缓解了冰天雪地的清寂。Kirkenes离俄罗斯边境不远,所以不能避免的有着挪威和俄罗斯的双层文化,还可以乘着雪橇去破冰捕鱼,去游猎,去享受这里的极地海洋美味。

▲ 萨米人原住民如今只剩下很少的一部分散布在芬兰、瑞典、挪威、俄罗斯,随着文明的扩张,城市生活的多样性和便利性让向城市移居成了趋势。原住民也在消失中。

瑞典的Abisko村庄也是追光的好地方,而顺便去临近JukkasjärviI的那家ICEHOTEL住一晚才能不枉跑这一趟。西边的Tärendö地处森林之中,200左右的居民,徜徉的驯鹿,看不看得到极光也都不那么重要。

▲ JukkasjärviI的ICEHOTEL

野生动物的育空

加拿大也有一部分地区在北极圈内,所以也是极光普照之地。除了有名的黄刀镇,Yukon育空地区也是看极光的好去处。这里居民并不少,然而比起250000头迁徙的驯鹿,6000头灰熊,700000头驼鹿,100000只黑熊,好像35000的居民也并算不得什么吧。这里的冬天充斥着野性,雪山、河流、湖泊、野生动物,夜间漫天的彩色极光也能让整个气氛柔和一点吧。当然,加拿大还有更多为人称道的雪地活动。

▲ 西临阿拉斯加的育空是一片500000平方公里充满野性的土地。1898年,奔向Klordike金矿的人潮搅乱了这片北高土地只有四季更替的平静生活。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军将育空作为阿拉斯加的后勒基地,美国人走后,阿拉斯加公路彻底改变了林中居民的生活。50年代,河流的通航和皮货贸易的发展,靠捕猎维生的许多家庭转为市民阶层。60年代,对Faro铅矿和锌矿的开采,成为育空现代工业化的起点。

整个北极圈内的地区都不难见到极光,所以去哪里追极光似乎也并不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北漂的同时保持着仰望星空的姿势。然而,当格陵兰岛的冰川融化,拉普兰的森林被砍伐,当因纽特人、萨米人远走他乡,当小村落逐步消失,城市灯光越来越亮,当极地野性越来越陌生,最后的极光年?或许还真就是了。追极光?趁早吧。

回复